我的2014

这年基本上风调雨顺、平淡无奇。

2014下半年工作上出过一些岔子,不是大问题,专程跑了一趟上海。12月底拿了一个总经理基金奖,名字比较怪,有点奖金,我们部门名额就两个人,稍感安慰。再一细想,舍我其谁?31日收到年终奖金入账短信,相比13年降了一些。自习李新政,诸多行当面临冲击,表现为收入骤降。深入检讨,归根结底,上峰之意是督请各界人士做思想上的反思,觉悟先于经济。你梦的好不好?

又胡乱揣度了,就此打住。

10月份,打定主意减肥,当时心想,12月底让你们瞧瞧成果。昨天在朋友圈宣布:经过两个余月艰苦卓绝与自己斗争,减肥失败。围观群众纷纷发来以“哈哈哈哈哈哈”为中心思想的唁电。没关系,我很淡定,风雨后见彩虹,减肥不会轻易成功。而且,这事随时可以开始做,“我再试试”。

林老师曾经问我:你为什么要减肥,是不是哪个姑娘要求你减肥?我说的义正严词:不是!我们做一件事不一定是为了功力的目的。对不起,我装逼了。减肥确实是有目的的,很迫切的目的。14年,我跑步受了一些伤,受伤的原因很多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我太重了,就像一个正常体重的人背着沙袋跑步,时间一长腿就受不了。两个选择,要不放弃跑步,要不减重。如果人都该有一个擅长的运动项目的话,我就选跑步——本身跑步也符合我孤独的性格嘛——所以我不能放弃这个运动。一定要减重。

今年首先我会跑个半马,如果状态好,我就参加全马。希望那时候能有一个姑娘同行,跑步那天她在终点等我。剩下的时间就逛街吃喝。其实跑完10公里20公里40公里后身边有个人陪着,真感觉特温暖。当然,这我猜的。

嗯……14年,在恋爱方面没什么进展,这主要怪自己。倒回去几年,奥雷连诺上校准想不到,这个年轻人现在这么怂。几年前他不是这样的。就在14年快要结束的那几天,和Jacky喝了一次酒,瞎聊。我说,你以过来人的身份说两句嘛。他说:你这样很突然啊,不知道说啥。我说:没事,我们聊着,慢慢引导你。最后回想,其实他给我强化了一个常识:人都是感情动物。很受用。虽然对泡妞没直接帮助。但这些常识不再提起的话,就快忘掉了。

跨年的时候,我们每个人说自己的新年愿望,我很俗的说希望新年谈恋爱结婚。

上一年参加了几次“送饭党”的活动,包括买手工饼干、买“谢谢”两个字、给肉唐僧文章打赏,总金额不多,也不缺我这点小钱,只是想参与,参与过的就算是入党了。我没什么大胸怀,最初是喜欢肉唐僧的文章,后来觉得做点有意义的事也不赖。我很提防自己,怕因为这事变得矫情,还好没有。今年的想法是,能参与就多参与。

就写这些吧。很多七零八碎的事不可能一一道来,想到哪里写到哪里。还有一些没想明白的事没法写。昨天写了份2000字的,看起来不像总结,今天完全重写了。

2015年的计划心里已经有腹稿了,到今年底我们聊聊。

Show Comments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