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节日们(一)

我第一次真正感受情人节是在十多年前,具体哪一年忘了,只记得我和 Jacky还在念高中。那天是周末,晚上时间已经不早,我们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,赶去一个地方。 “你对情人节送玫瑰这种行为怎么看?” 坐在窗边的 Jacky一本正经问我。 这个问题显得幼稚突兀,但 Jacky这么问是有原因的。我们上车坐下后,发现前排坐着一个姑娘,大概二十多岁,扎马尾,长得很好看。她手里拿着三支玫瑰,肯定是刚约会完准备回家,玫瑰是男朋友送的。有些年轻朋友就会问了,为什么情人节还要回家住?感觉很不可思议。那时候是九十年代,九十年代的年轻男女还没现在这么开放,嗯,他们一定会羡慕现在的年轻人的。 说回正事。 复述下这个场景:在离我们只有几十厘米的地方,一个姑娘拿着男朋友送的三支玫瑰。我和 Jacky对视片刻,简单进行了数秒的眼神交流,决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,他心领神会的发起了前述那个问题:你对情人节送玫瑰这种行为怎么看?音量恰到好处,既不是很大声,前排姑娘又能清楚听到。这个问题是一个引子,我后面的任务是把它延展开。 “玫瑰代表的花语是我爱你,男人用送花的行为来表达对女性的爱慕。但我恰恰认为,这是人们爱的能力退化的表现。就像听力障碍者要戴助听器,心脏病人要安装心脏起搏器,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