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周 · 心灵鸡汤

在上一篇博客里我定下规则,每周起码写一篇日志,为周记。当初信誓旦旦,结果几周过去,一篇没写。对照前后态度,仿佛在无情打脸,快把自己抽肿了。为什么写几百字看起来很简单,实际做起来很难?其中一个原因是,写博客和其他事情比起来优先级不够,其他事情还没理顺,写博客肯定就会被放弃。另外一个原因是,不知道该写什么。

如果要写关于自我的心灵鸡汤,就需要一定的气氛,有时候应酬喝完酒脑子里就会跳出来一些新鲜或不新鲜的东西,就想记下来。但这种情境可遇不可求,回到家再把刚才的想法一咀嚼,发现浮夸了,没有什么写下来的意义,只能洗洗去睡。除了心灵鸡汤外,当然我更想写的是第三方的主题,评论外界的人事。以前还挺喜欢什么都吐槽一下,我曾经居然还在豆瓣上写过几篇关于昆德拉小说的书评,整得来冠冕堂皇,装个逼而已。其实再重看也并不恶心啦,因为字句写得很模糊,把马脚藏得比较深。现在无论如何写不出来这些东西,我并不是说我就很介意别人怎么看我,现在是羞耻心重,根本不了解的东西,勉强去装这个逼有必要么,又不拿工资。另外,我对外界是半屏蔽状态,虽然也看新浪微博,看了也就看了,感觉已麻木,就像看天边那一朵云,一转头它可能就散了。散了就散了。

我们家有佛教传统*,我外婆有证,我妈也有证,证戳写着:四川省佛教协会。我没证,也不打算办,但多少受了些影响。比如,我有时候想问题的方式,可能是她们传递给我的:事情好坏,不在于事情本身,而在于经历的事情的人。我外婆和我妈都定期斋戒,小时候觉得愚昧,现在不这么看。戒是针对欲望,欲望本身无好坏,关键在于你和欲望的位置关系,而斋戒就是一种训练。年轻时候,心无戒律,于是多烦恼空虚,欲望力量高于一切。等年长一点,才开始想这些事,越是贪的部分则越要有节制之心。比如我很贪吃,你懂的,贪吃,所以在吃方面我就特别警觉,跟自己斗争得死去活来。

有朋友邀请我春节去尼泊尔,这地方我想去很久了,又是佛国。不过思考良久,我还是决定放弃。一是我觉得单独和一个女性出游不太合适;二是,我现在对旅行的兴趣骤减,在外面的时候,我会思念日常生活,虽然我的日常生活可能比其他人更枯燥乏味,但我并不讨厌。我的想法是这样,可能不太对,是这样:我想在这片貌似贫瘠的土地上种出花朵,我不厌弃,反而珍视它。

嗯,这篇是心灵鸡汤,我没喝酒。

Show Comments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