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「专注」的随笔

1

训练架上的杠铃又被加重了10kg,还剩几十秒休息时间。我在训练架旁边走动,心里反复模拟这个重量扛在肩上的感觉。同时,我的视线散落在四周,试图找到一两个身材还不错的姑娘,看着她们做出各种训练动作。我跟她们并不在身处同一个时空,我只是看着她们,而她们在一个虚拟屏幕的背后。

片刻出神让我的神经系统得到了慰藉。

训练总能给我很多体悟。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为专注的一刻。原因很简单,如果我分心,杠铃会落下来砸到我的头。我感到恐惧,甚至偶尔会想到死亡。重物不会说谎,也不会讲什么情面。但在训练完成后,我就解除了所有戒备,放下了紧张感,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。

我在健身房见到很多边玩手机边运动的人,我能够理解他们,只是感到遗憾,他们错过了一些东西。

不要误认为我是自律且专注的人。在运动之外,日常生活中我有许多障碍。我有拖延习惯,总是在最后期限前才开始赶写报告。我熬通宵做设计稿,是因为白天已经拖延了足够长的时间。我在做饭时听书;在骑车时听音乐;在刷牙时听相声;在阅读时反复查看手机信息。我能够保持专注的时长也越来越短。

如果没记错的话,在移动互联网之前,还没有出现过这种生活方式。就算是一个网瘾少年沉迷游戏,也必须坐在电脑前,而不是随时随地。

我是欢呼雀跃进入互联网移动化这个进程的。我注册 instagram 的时候,上面还很少中文用户;我是微信早期用户,并积极把它推广给朋友;我试用过几乎所有热门的App。我的生活模式逐渐被我所热爱的东西所改变。后来才发现这成了一个问题——起码对我来说。

现代文明自有它的魔力。然而,让我们对现代文明理解得更深刻的总是它的副产品,比如我常常提到:果糖过量供应与代谢疾病之间的关联、人工照明无节制运用对生物节律的损害,也包括「专注」问题。我认同这个观点:现代生活(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)对人类的心智活动产生的负面影响是前所未有的。

《娱乐至死》是本好书,这本书告诉了我们一个简单的事实:电视机的普及,开启了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,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或多或少都被它吸了进去,在一种无须思考的状态下。更进一步说,电视这个媒介改造了人们的思维,让它更浅薄。

波兹曼在写作此书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,不知道今日如果重写此书,他会作何评论。事实证明,像我这样以不看电视为荣的年轻人真是太幼稚了,too young啊。互联网加倍摄取了我们的注意力,而且让我们在不同的刺激点上快速跳跃。我们以为互联网给了我们选择权,让世界变得参差多态,然而,这是一种幻觉。互联网公司给我们的选择权仅是换一种姿势……

本来忍不住要提到具体 App,但这会把话题扯得太远。或许可以单独写一篇日志。我想说的是,随着微信的不断迭代发展,我才注意到,它不仅仅是大国崛起中的一个注脚,它是让人难以脱身的一个封闭系统,一个局域网。我们依附于它,按照它的方式去思考和生活。便利不是一个坏事,但它不应该成为我们放弃自由的原因。

我们以为互联网是我们的工具,但没想到我们变成了互联网的工具(和数据)。

Ok,这篇日志的主题是「专注」,还是回到主题。

2

「专注力缺失」大概是「我们」才有的问题。自然界的动物、我们的祖先,包括我家猫都没有专注力缺失的问题。猫在什么时候需要专注写入了他的基因。而一个现代人的情况则要复杂得多。我们希望能随时随地调用专注力,但实际上,就算一辈子不调动专注力,现代人也可以生存下来,更不论死亡威胁了。脑子里有两个小人,一个说我不能再堕落了,另一个说当个废物真好啊。

这可以解答那些在健身房玩手机的人错失了什么,健身房(广义上的)可能是普通人唯一能感受到物理真实危险的场景,虽然这个危险是可控的。在这个场景里,你必须专注。这可能也是唯一能与我们的祖先建立起连接的时刻。

当然,我们都是希望自己能保持专注力的人,我觉得首先是,在我们想进入专注而未能进入专注的时候,尽量让自己放松,不要自责,自责只会加重焦虑。

第一,不要自责。

我极容易被周围环境干扰,一干扰就会分心,再回来进入专注会更加困难。

比如现在我家楼下的商铺正在放着口水歌,猫坚持不懈想睡在我的键盘上,如果我有女朋友,她可能会说「你怎么还不去洗碗?」。另外,就是手机这东西,有信息来了,我真忍不住要去看它。

戴耳机听音乐是可以接受的。要注意选择音乐种类,新出的专辑就不太适合,要选择最熟悉的歌,熟悉的歌没认知负担。或者选择没有歌词的音乐,比如钢琴曲之类。不过我喜欢post-rock。

所以,第二,尽量排除多余的干扰。手机开飞行模式放远一点;女朋友给她拍几张照片,让她在一旁慢慢修图;猫,对他不要客气,把他抱走,再不行就吊起来打。

《深度工作》里有不少内容可资借鉴。人的本能会不自觉进行多任务处理,这是低效、让人产生焦虑的工作方式,我们应该一个时间段就做一件事。作者提出了几种专注的节奏模式,从易到难分别为:

  • 节奏模式:每天设定固定时间,做固定的一件事。比如每天晚上 9点-10点读本专业资料。
  • 双峰模式:每天设定两个大块时间,其中一个整块用于专注工作,剩下的一块完全用来休息及处理琐事。或者每年的夏季闭门写作,秋季完全不工作四处游历,冬天开始另一项工作。
  • 隐居模式:长期离开人群,避开日常生活琐事。
  • 记者模式:只要有空就马上进入专注模式。你可以想象一个战地记者,前 10 分钟还在躲避炮弹,接着马上就可以开始撰稿。

所以,第三,你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专注模式,一次只做一件事。对我来说,双峰模式是比较理想的状态。如果让塔勒布来选,他应该也会选这个。

根据最小阻力原则,如果不加干涉,人的思维习惯总会像水流一样,自动流经最宽阔最光滑的河道。这就是说,如果越不调用专注力,大脑能够控制专注的能力就会越差。所幸,大脑的可塑造性很强,你可以反过来训练自己的专注水平,让它变成最宽阔最小阻力的河道,变成一个自然行为。

比如在我写这篇日志的时候,每当我思路遇到阻力,马上我就会想划开手机,也没什么可看的东西,但看手机可比写文字简单多了,总是会不自觉导向这样的行为。

所以,第四,刻意练习专注水平。著名的番茄工作法,大概就属于刻意的范畴。

讨论改善专注力的技巧和方法还有很多很多,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体会,我也无意于再做搬运工。

想起个故事。

高晓松谈起自己在牢里的半年,觉得特别开心,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互联网。刚进去的时候他很不习惯,自己搞计时器,想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,狱友看不下去了,问他,为啥你非要知道几点几分?他想也是,干嘛非要知道现在的时辰。后来他习惯了牢里的生活,开始享受缓慢的时光,每次下雨,他们就趴在窗边听雨声。

下面我想再扯远点,说些与主题没直接相关的闲篇。

3

我对大脑感兴趣,源自于对阿尔兹海默症的了解,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。我见过这样的老人,她几乎失去了全部生活能力。《谷物大脑》作者博尔玛特的父亲曾是一名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,他得了阿尔兹海默症,他已经记不清儿子的名字了,在退休 25 年后,他唯一记得的事是要给病人查房。

大脑或许是我们唯一最重要的器官,一个认知严重退化的人无法有尊严的活着,很可能也无法有尊严的死去。从宏观上来说,正因为大脑的认知能力,这个世界才得以存在。

之前说过,大脑有惊人的重塑能力。我们的生活方式可以影响大脑的健康和运作,大脑又反过来决定我们的行为和思维。神经元会生长、会重新连接。《深度工作》提到了一个神经元髓鞘化的机制。

髓磷脂是包裹于大脑神经元上的一层绝缘物质,这种物质可以减小神经元信息传递的衰减,加速信息传递速度。神经元上包裹的髓磷脂越厚实,信息传递就越高效。这种物质可以通过训练获得。具体到专注力提升上,经过训练后的大脑能够更快进入专注模式。

近些年,西方很流行研习佛学,他们做了一个比喻,从佛学的视角来看,我们确实就生活在「矩阵世界」中,可能我们看到的、认为的一切都是假象,由假象生出烦恼。这可能也是现代人专注力缺失的另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,我们思绪太多、烦恼太多,恐惧也多。佛陀会说:你只是对万事万物有错误的认知。

佛家对「专注」有更高的要求。专注是佛家修行的方法门径,也是追求的境界。通过训练专注达到更高的专注,通过更高的专注洞悉万物皆空。

有趣的是,佛学的很多观点已经被现代心理学验证是正确的。而专注训练的过程,我的理解,就是重新建立了大脑的神经回路。

最后,需要说明的是,这篇日志内容的对错是次要的,写的过程即是对自己的一次训练。多谢群里小伙伴的提醒。

操那些泼冷水的人

最近有想写的东西,但,按惯例转折补充:平时时间确实很紧张,无法专心码字。反过来说,我坚持要写博客的原因也在于,写博客需要专注的心神,需要自己排除杂念。未来会多更新一些严肃的东西。

这段时间我老在反复琢磨一个事。不是我的事,是Jacky 的。其实很简单:他去报了健身房,老婆非常不理解,明确反对。具体为什么反对不细说,这是另外一个话题。我所想的是,无论如何,我们做一个事,身边人的支持非常重要。我觉得这是对的,但是别人觉得你是错的。

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盘旋,想起自己。我也知道,身边的亲人觉得我是错的。有时候他们会说出来,有时候他们不说。我没有去学炒股是错的;我没有专心相亲,是错的;我为什么拒绝那么“优秀”的女孩子,当然也是错的。

Jacky 多年前给我发信息:操那些不支持的人,操那些泼冷水的人!我看完哈哈大笑。

如今,我们都快要跪了。

第五周 · 心灵鸡汤

在上一篇博客里我定下规则,每周起码写一篇日志,为周记。当初信誓旦旦,结果几周过去,一篇没写。对照前后态度,仿佛在无情打脸,快把自己抽肿了。为什么写几百字看起来很简单,实际做起来很难?其中一个原因是,写博客和其他事情比起来优先级不够,其他事情还没理顺,写博客肯定就会被放弃。另外一个原因是,不知道该写什么。 继续阅读“第五周 · 心灵鸡汤”

第一周

这个点儿应该去睡觉的,但我还是把这简单几个字填完吧。

博客开头开的很好。我不是说写得好,而是说我没有在乎写得好不好,完全处于一种随意状态,想到什么写什么,不去梳理思路,不会停下来专事雕琢语句,语法错了就错了,一切从简。我不是觉得这些不重要,恰恰相反,我觉得很重要。写文字是一门技能、技术,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把自己意思表达出来那么简单,写东西要写得像样子,写得像样子是需要学习的。像我这种笨蛋,更是需要后天加倍努力,奋发搬砖,使出浑身力气。我对博客的开头感到满意是因为:没有端着。如果从一开头就夹紧膀子端着,后面就甩不开了。

昨天想了一下,决定每周末必须写一篇日志,主题不定,是为周记,其他时候随意。

嗯,老是喜欢给自己定规则,希望不要又被打脸。

晚安。

博客归来

我的博客又回来了,名字还是叫“为埃斯米而作”。估计你已经猜到,当年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懒和缺乏想象力,但自从有几个人问我埃斯米是谁之后,我就感觉是在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写字,总之是怪怪的。

感谢陶然老师(http://anyran.com),如果不是他的鼓励,我不会再建立独立博客。除鼓励外,他还无偿提供了主机空间。甚至他还令人发指的把后台维护工作全包了!我啥都不用做,有种沦为废物之感。 继续阅读“博客归来”

世界,你好!

欢迎使用WordPress。这是系统自动生成的演示文章。编辑或者删除它,然后开始您的博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