操那些泼冷水的人

最近有想写的东西,但,按惯例转折补充:平时时间确实很紧张,无法专心码字。反过来说,我坚持要写博客的原因也在于,写博客需要专注的心神,需要自己排除杂念。未来会多更新一些严肃的东西。

这段时间我老在反复琢磨一个事。不是我的事,是Jacky 的。其实很简单:他去报了健身房,老婆非常不理解,明确反对。具体为什么反对不细说,这是另外一个话题。我所想的是,无论如何,我们做一个事,身边人的支持非常重要。我觉得这是对的,但是别人觉得你是错的。

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盘旋,想起自己。我也知道,身边的亲人觉得我是错的。有时候他们会说出来,有时候他们不说。我没有去学炒股是错的;我没有专心相亲,是错的;我为什么拒绝那么“优秀”的女孩子,当然也是错的。

Jacky 多年前给我发信息:操那些不支持的人,操那些泼冷水的人!我看完哈哈大笑。

如今,我们都快要跪了。

那些节日们(一)

我第一次真正感受情人节是在十多年前,具体哪一年忘了,只记得我和 Jacky还在念高中。那天是周末,晚上时间已经不早,我们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,赶去一个地方。

“你对情人节送玫瑰这种行为怎么看?” 坐在窗边的 Jacky一本正经问我。

这个问题显得幼稚突兀,但 Jacky这么问是有原因的。我们上车坐下后,发现前排坐着一个姑娘,大概二十多岁,扎马尾,长得很好看。她手里拿着三支玫瑰,肯定是刚约会完准备回家,玫瑰是男朋友送的。有些年轻朋友就会问了,为什么情人节还要回家住?感觉很不可思议。那时候是九十年代,九十年代的年轻男女还没现在这么开放,嗯,他们一定会羡慕现在的年轻人的。 继续阅读“那些节日们(一)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