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死亡

一直想写东西,却一直没动笔。但今天晚上我要放下七零八碎的事,写点正经的内容。我感到了迫切。

昨天经历了有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摔车。虽然车的主结构没有受到致命影响,但档位控制杆已经完全变形,左侧脚踏断裂,车身外壳多处损毁。不知道是幸运,还是身体太皮实,居然人没有大碍(初步估计没有伤到骨骼),只是多处擦伤。

在车身飞跃起来那一瞬间,我失去了意识,只记得身体重重砸在了地上。我直接站了起来——没有任何过渡——找到几米开外倒在地上的摩托车,扶起来,推到路边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内心几乎没有丝毫波澜,仿佛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

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在家包扎的时候,他还是在我脚下转圈,不时来闻一闻我的伤口。想想今晚什么也干不了了,索性就倒在沙发上,猫见状马上跳到上我肚子满足地躺着睡觉。这样的机会他确实不多。

这时,我才恢复正常思维状态,一个巨大的问题在我面前浮现出来。

我推导了一些假想的情景,我意识到自己对这些情景还没有丝毫准备。

如果我突然离世,会怎么样?

1、如果我的尸体很快被人发现,手机完好,背包里的物件(身份证)没有遗失。那可以很快确认我的身份,估计也能很快联系到我家人。但我家人并不确切知道我住在哪里,没有一个同事知道我住在哪里,有朋友来过我的住处,但他们应该也记不住确切地址门牌号。手机淘宝里有我的收货地址,但也只有小区名。而且,我手机加了锁,刷机之后,这些信息都会丢失。当然,总会有办法找到我的住处,但不会很快。这几天时间里,猫怎么办?
2、当他们进入这间公寓,会看到沙发上散落的脏衣服,运动包;厨房水盆里还有没洗的碗碟;冰箱上有一大堆完全看不懂的补剂;冰箱里屯了一些鱼类食材、椰浆、蜂蜜;猫可能还在,但也已经很虚弱。这些对他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我留下的数字信息(遗产)。
3、我的淘宝里有一条购物信息是避孕套,他们会误以为我有女朋友,但一直瞒着他们,但这盒避孕套其实并不是在做爱时使用的。他们看到我购买了二甲双胍,以为我有糖尿病,其实不是的,并没有。他们看到书架上的书、电脑里琐碎的笔记,会以为我是同性恋,或者以为我有严重的抑郁症。

可能造成误解的信息太多了。而这些误解(误导)可能给他们带来永远的困惑。这是我不愿发生的。

我从来没意识到一个盲点。这个盲点不只我有,绝大部分人也有。这就是: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会死,在潜意识里,我们从来没把死亡考虑进人生。

乔布斯曾经说: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过。我不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什么。但对我而言,如果今天就是我的最后一天,我要给家人留下些什么呢?一笔不多的存款?一堆无法解读的数字信息?

我一生都希望能与家人沟通,最后恐怕却更疏远。

以下是我现在想到,能去做的一些事:

1、将个人信息录入到手机显眼的位置(比如笔记本,或者通讯录里)
2、将家人及一个信任的朋友添加到通讯录星标联系人中
3、长期记录自己整块的思考及行动(这意味着我要定期更新博客)
4、将个人隐私信息(资产类),记录在恰当的地方,并能让家人找到
5、立一份数字遗产的遗嘱(社交账号、博客、音乐服务账号等)

总之,第一是希望猫能够及时得到照顾;第二,当我不在人世了,我留下的记录能代替我与家人沟通,联系。

想起一个有趣的点。我是一个经常在电影院泪流满面的感性文青,但真正在经历这些事时,却又几乎没有唤起任何情感上的波动。可能有那么一闪念,觉得幸好自己是单身,不会给伴侣带去麻烦;也有那么一闪念,想去跟喜欢女孩表白,就怕以后再没有表达的机会。或许,一想到死亡,就不愿再逃避、躲藏。或许吧,我不太确定。

关于数字遗产的遗嘱 0.1 beta(略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