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节日们(一)

我第一次真正感受情人节是在十多年前,具体哪一年忘了,只记得我和 Jacky还在念高中。那天是周末,晚上时间已经不早,我们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,赶去一个地方。

“你对情人节送玫瑰这种行为怎么看?” 坐在窗边的 Jacky一本正经问我。

这个问题显得幼稚突兀,但 Jacky这么问是有原因的。我们上车坐下后,发现前排坐着一个姑娘,大概二十多岁,扎马尾,长得很好看。她手里拿着三支玫瑰,肯定是刚约会完准备回家,玫瑰是男朋友送的。有些年轻朋友就会问了,为什么情人节还要回家住?感觉很不可思议。那时候是九十年代,九十年代的年轻男女还没现在这么开放,嗯,他们一定会羡慕现在的年轻人的。 继续阅读“那些节日们(一)”

第五周 · 心灵鸡汤

在上一篇博客里我定下规则,每周起码写一篇日志,为周记。当初信誓旦旦,结果几周过去,一篇没写。对照前后态度,仿佛在无情打脸,快把自己抽肿了。为什么写几百字看起来很简单,实际做起来很难?其中一个原因是,写博客和其他事情比起来优先级不够,其他事情还没理顺,写博客肯定就会被放弃。另外一个原因是,不知道该写什么。 继续阅读“第五周 · 心灵鸡汤”

第一周

这个点儿应该去睡觉的,但我还是把这简单几个字填完吧。

博客开头开的很好。我不是说写得好,而是说我没有在乎写得好不好,完全处于一种随意状态,想到什么写什么,不去梳理思路,不会停下来专事雕琢语句,语法错了就错了,一切从简。我不是觉得这些不重要,恰恰相反,我觉得很重要。写文字是一门技能、技术,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把自己意思表达出来那么简单,写东西要写得像样子,写得像样子是需要学习的。像我这种笨蛋,更是需要后天加倍努力,奋发搬砖,使出浑身力气。我对博客的开头感到满意是因为:没有端着。如果从一开头就夹紧膀子端着,后面就甩不开了。

昨天想了一下,决定每周末必须写一篇日志,主题不定,是为周记,其他时候随意。

嗯,老是喜欢给自己定规则,希望不要又被打脸。

晚安。

我的2014

这年基本上风调雨顺、平淡无奇。

2014下半年工作上出过一些岔子,不是大问题,专程跑了一趟上海。12月底拿了一个总经理基金奖,名字比较怪,有点奖金,我们部门名额就两个人,稍感安慰。再一细想,舍我其谁?31日收到年终奖金入账短信,相比13年降了一些。自习李新政,诸多行当面临冲击,表现为收入骤降。深入检讨,归根结底,上峰之意是督请各界人士做思想上的反思,觉悟先于经济。你梦的好不好? 继续阅读“我的2014”

博客归来

我的博客又回来了,名字还是叫“为埃斯米而作”。估计你已经猜到,当年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懒和缺乏想象力,但自从有几个人问我埃斯米是谁之后,我就感觉是在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写字,总之是怪怪的。

感谢陶然老师(http://anyran.com),如果不是他的鼓励,我不会再建立独立博客。除鼓励外,他还无偿提供了主机空间。甚至他还令人发指的把后台维护工作全包了!我啥都不用做,有种沦为废物之感。 继续阅读“博客归来”